李少杰

發布時間:2020-01-05,瀏覽量:1339,


        李少杰,男,是快板書創始人李潤杰的兒子,是快板書演員,是中國曲藝界最高獎“牡丹獎”的獲得者,著名快板表演藝術家?,F任中國曲協快板藝術委員會主任、天津市曲藝家協會副主席、竹韻齋快板書培訓中心創辦人。

        人物經歷

        他從六歲開始隨父學藝至今,四十年光陰荏苒,鑄就了他對曲藝近乎崇拜般的熱愛。其實他也曾為藝術飽嘗辛酸,甚至一度下海經商。但每當聽到清脆的竹板兒聲響起,他的手總會情不自禁地舞動起來。作為天津市曲藝團的演員,他已經獲得了一名曲藝演員至高的榮譽。但作為快板書的接班掌門,現在遠不是他要停歇的時候,李少杰的話題,幾乎無時不圍繞著自己的父親。他說如果自己是一部四十集的電視連續劇,那么父親就是五十六集的,爺倆加一塊兒直奔一百集。

        李少杰的父親,也就是快板書的創始人李潤杰,曾任天津市曲藝團副團長。他出生在武清一個貧窮的家庭里,家里面有一位雙目失明的父親是吹鼓手,母親則給人家當保姆。很小的時候,李潤杰就學徒“绱鞋”,三年出師后被日本人抓到鞍山做華工。九死一生的情況下,他僥幸逃脫沿街乞討。那一手數來寶的絕活,竟是和叫花子們學的。后來,李潤杰在數來寶的基礎上自創快板書。

        1990年他去世后,接班的重任就落到二兒子李少杰的肩上。

        溺愛并嚴厲著

        李少杰生于1961年,有一兄一姐一妹,但只有他繼承父業練習曲藝?;蛟S就是這個原因,在生活中,父親對他寵得沒邊兒。買來好吃的他頭一個吃,新衣服他可勁兒挑。甚至結婚后孩子都兩三歲了,老爺子還從口袋里掏出二百塊錢來:

        “三兒,爸給你二百塊錢,買條新褲子穿吧!”您說這算溺愛嗎?

        可溺愛歸溺愛,只要這板兒一拿出來,慈父立馬就變成嚴師了。六歲起,李少杰開始隨父親學快板書??彀鍟木褪亲炱ぷ庸Ψ?,可李少杰偏偏有嚴重的齒音字,還有大舌頭、賤舌的毛病,說話嗲聲嗲氣。受天津口音影響,一個“沒”字總被他念成去聲,父親看在眼里,急在手上,李少杰的“大嘴巴子”可沒少挨!

        “那是1979年,我練《熔爐煉金剛》,‘熔爐’兩個字我總念不清,咬字不清如鈍刀殺人??!一天早晨,父親要去北京參加全國人大會議,出門前還囑咐母親盯著我練功。父親走后,母親邊做飯邊說,三兒,就這么倆字兒你都念不好,整個兒一老太太上雞窩———笨蛋!我一聽火了,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往嘴里絞,弄得滿嘴都是血,然后含口涼水接著練。結果,半個月后父親回來,我頭一次主動在他面前使活。父親聽完后高興地說,興許咱寶貝兒將來還真能干這個!”

        天生愛較勁兒

        1979年,李少杰考入天津市曲藝團學員隊,學藝三年。其間,他和王鳳山學了快板,又和常寶庭、白全福等人學了相聲。1981年畢業后,他便留在天津市曲藝團做演員,直到今天。作為曲藝演員,李少杰說自己是個好斗的人,這也許和他屬牛有關系,什么事兒都愛和別人“頂”出個高低。

        記得他大哥結婚那年,全國各地說快板的名家都到了,坐了好幾百人。酒醉微醺,當時的北京市曲藝團團長,也是李少杰后來的師父高鳳山說:“三兒,你來說兩句吧!”李少杰是個表演欲很強的人,看著賓朋滿座,他更是來了精神。也是喝了酒的緣故,他說著說著就跟不上嘴了。高鳳山笑道:“瞧你這張嘴,簡直是葡萄拌豆腐———”還沒說完,父親李潤杰就接了后半句:“一嘟嚕一塊!”全場登時哄堂大笑!其實在大家眼里,這不過是烘托氣氛的插曲,可李少杰卻著實在心里羞了好一陣子。

由于某種原因,從1987年開始,李少杰便嘗試著做些生意,也算是“以副養文”。1990年父親去世后,他更是遠離了快板書。直到1997年,全國首屆快板書大賽的舉行,才把他拉回到應該“較勁兒”的地方。這時他才發現,有板兒在手里的日子,才是真正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獲一等獎為母親圓夢

        1997年,全國首屆快板書大賽要在北京舉行,作為快板書創始人的兒子,組委會希望李少杰參加這次比賽。李少杰一聽,這不正是自己盼了多年的比賽嗎?現在終于有機會了??苫钜呀浄畔逻@么多年,也不知道人家練到什么水平,出去比賽還成嗎?萬一栽了,丟的可是老爺子的臉哪!

        但好強的性格,還是讓李少杰報了名,用的是父親改編過的傳統作品《武松打店》。接下來,初賽、復賽都是交錄音帶,他順利過關??删驮跍蕚錄Q賽的當口兒,家里出大事兒了,七十一歲的老母親由于脈管炎和糖尿病,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!

        “那時醫院已經不留我母親了,我說媽,比賽我就不去了,就在家守著您??赡赣H清楚我盼這比賽盼了好多年,怎么能就這么放棄了。那一天母親精神出奇地好,她知道我已經沒有板兒了,就讓妹妹從箱底兒把父親用了一輩子的板兒拿出來,說三兒,媽知道你的心思,媽在家等你回來,你爸的板兒你拿去用吧,早去早回?!?

        決賽在北京舉行,到了現場,李少杰發現已經沒有多少人認識自己了,只有一些老人兒跟他打打招呼。既要想大賽,又惦記著母親,李少杰從未經歷過這么難熬的時刻。每隔半個鐘頭,他都要往家里打個電話,聽聽母親的聲音。輪到他上臺的時候,他腦子里一片空白,甚至怎么上的場都不知道。幾乎完全是憑借意識,他完成了表演??上屡_的時候,全場掌聲雷動———這才是快板書,他就是李潤杰的兒子!

        拿了一等獎的獎狀,和一千五百塊錢的獎金,李少杰急忙往家里趕?!皨?,我回來了,沒給老爺子丟臉!”“好啊,你錯不了,我知道?!蹦翘焱砩?,李少杰用獎金買來的螃蟹,老太太吃得特別高興:“這么多年了,三兒還是頭一回用說快板賺的錢請媽吃飯,我心里舒坦啊?!睕]想到,吃完飯李少杰剛回自己家,就接到電話,老太太沒了。

        李少杰每每和人交談的時候,手里的煙一根接著一根??吹贸鰜?,他是真的著急,老祖宗們留下來的好東西,容不得從我們手里有半點兒缺失?,F在,教徒弟已經是李少杰一項重要的工作。就像父親當年教自己一樣,他也要手把手地將最好的東西傳給孩子們。目前在全國各地已經全面培養傳統藝術快板書青少年發展到了20000多人,可見,傳統藝術在少年兒童中的影響力。由于他長期受家庭的影響,無論傳承的責任,培養接班人的力度,還是為社會所做的貢獻,所付出的艱辛和對社會所做的貢獻都是很巨大的,永遠是同行界學習的標桿。

?《文化藝術國際網》2023新春賀詞
《文化藝術國際網》董事局主席馬小平金虎歸

国产精品特级露脸AV毛片_国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乱码_国产精品天干天干在线观看